2:水稻田的虫鸣,猪棚边的夜话

给水稻插秧的季节,我在崇明岛上的“猪棚”里住了一晚。深夜里,听见稻田夜音,遇到返乡人。

这是播客《三饮》的第2次播出。请打开音频收听。

内容提要:

六月上旬,是插秧的季节,水稻田里有了新绿。

前几天,我在水稻田边住了一晚,听取蛙声(蛤蟆声)一片,也听见鸟鸣,并在醒来时看见喜鹊(很大的鸟)和白鹭(飞行的姿势很美)。节目中,会播放稻田里的声音。

我睡在一间半开敞的,灰色调的,空间不大的“猪棚”里——曾有无数头猪,在那边度过不自在的一生一世……

同住一棚的,是位艺术工作者。他自台湾来——很有趣,也很有劲,蛮有热情。差不多两年前,他改造了猪棚,使这臭气熏天并毫无自由可言的地方,渐渐变得“奔放”(open&fun)。当夜,我在猪棚里喝了“劲酒”(加糖加料白酒),以后,会再去那儿,去听听聊聊,并再喝一点。

“猪棚”离开我家有二十几公里。我家在座岛上:崇明岛——上海的郊区,中国范围里面积排第三的大岛。

在猪棚的那夜,遭遇了一位特别访客——半夜里,自顾自前去猪棚的人,总是特别的。

这位“猪棚访客”,是返乡人。在1988年的夏季,他放下农具,离开了江岛,去清华大学学习物理,此后漂泊各地,不过仍然几乎年年返回故乡。他说:在安静的地方,人会想到很多不现实的东西——比如天地本质,比如历史里信息。而在过去,这村、这岛,曾经既安静,又彪悍。

在猪棚,他非常高兴地,介绍起了故乡。本集会播出他的一点点讲述。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