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4:虚虚实实的单车远行;我们的社会是“沉浸式剧场”吗?

这是《三饮》的第24次播出。《三饮》基本上是“声音广播”。点一下上方的条块,您便可以听到本回的录音了。

我花了两三天的功夫,写了一个一万四千字的故事,取了很耿直的名字,叫《一次1980年代的单车远行》。那故事的背景得自现实,但内容基本上是虚构的。它起先偏于切实,后半部分出现变化,会露出一些诡异的格局,并交缠出一些暗示……

我自以为,那故事完成得尚可,写好了它,肚里仍有一股激情不散,就想要在《三饮》中独自说说这故事内外的事,并且邀请您,去读读念念那故事(短篇小说)本身。

那故事,关于一场冒失、漫长而单调的行动:一位暂时不得志的小青年,独自骑着脚踏车,从上海去敦煌。在故事里,我试图遥感一些局面,并且使用一种弥漫式的比喻——关于“沉浸式剧场”。

现在做录音时,我基本上不备稿子,心中有数,就可以开始讲述了——口头的话,和书面的字不一样——至少在我这里不会一样。所以,请你听听本回的录音(点开上方的音频模块),并再看看我的虚构故事《一次1980年代的单车远行》(在微信中打开、或者在本网站上打开)。


本次所用的音乐来自:Erik Satie

本次的录音地点是:崇明岛,上海

本次录音时所饮用的是:菊花茶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